L電競平台

    頁麵:
    字體:
    對比度:
關閉

聞猄嶂·龍獅殿—文天祥、趙昺在五華的傳說解讀

來源:五華地情網   
  • 打印

在五華縣龍村鎮有座山叫簾子嶂,位於五華縣南端,是蓮花山在五華境內的止點。簾子嶂,1948年出版的《五華縣誌》(以下同)稱簾紫嶂。這座山並不高,隻有海拔442米,但它在民間取名為聞猄嶂後便名聞遐邇,正如劉禹錫所說的“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”。

簾子嶂為何又名為聞猄嶂?這與文天祥有關。《乾隆嘉應州誌》記載:“聞猄嶂,舊名簾子嶂,與永安分界,宋文丞相駐兵於此,聞猄鳴,徙南嶺,階級尚存。時軍中無燭,令采生燭然(燃)之,火光照人。今竹葉有符紋者尚可生然。嶺有毒泉,軍士娛(誤)飲,死,文山禱止之。地多蚊,軍士不能寐,文山祝之,遂絕。多蟈聞耳,文山為紙枷逐之,至今山下蟈頸有白痕,皆忠誠所感。”南嶺,原屬五華,明隆慶三年(1569)設永安縣時割歸永安。燭,蠟燭。古代無蠟燭,稱火炬為燭。引文中所稱生燭,五華龍村人稱生點蒸。蒸,竹類,用錘錘過、在水裏浸泡過的蒸,是熟點蒸,在五華農村普遍用它們當作火炬以供照明。聞猄嶂的生點蒸很特別,生砍下來不須加工製作便可點火。引文中的蟈,俗稱公式裏。《古代漢語大詞典》對公式的解釋是:“蛙屬。李調元《南越筆記》卷十一:‘蛤名田雞,一種肖田雞而無腰肢,鳴長聲,俗呼為公式,即螻蟈。’又:‘惟潮州人食之,故名曰水潮公式。’”《周禮·秋官·蟈氏》注說:“蟈,今禦所食蛙也。” 公式屬蛙類,利用大聲鳴叫來與它的同類進行聯係和交流。在繁殖季節它們都集中在同一水體中或附近繁殖,在這時候,它們鳴叫得特別大聲。由於“多蟈聞耳”,影響軍士睡眠,文天祥“為紙枷逐之”,愛兵護兵之情可見一斑。《五華縣誌》有一段有關文天祥在五華登佘一帶活動的文字表述:“雷公嶂北出一峰曰登雲山,山有三成高八百丈,形如筆架,山半有坪岡,可容萬人,多田,可獲穀數百石。有石門遺跡。相傳文丞相登此。”民間將在聞猄嶂一帶駐兵時的文天祥描繪成會念符咒、善用厭勝之法而加以神明化,是對這位抗元民族英雄崇拜、敬畏心理的反映。

很湊巧,在潮汕一帶也有類似用紙枷鎮蟈的傳說。話說宋朝末年的一天晚上,南逃的趙昰居住在南澳太子樓被陣陣噪聲吵得不能入睡。經查,這噪聲是蛤蟲九發出的。陸秀夫遵照趙昰的旨意,叫人挑選了一隻大的蛤蟲九,將一條用禦箋裁成的紙條枷在蛤蟲九的脖子上,點燃三支香,禱祝蛤蟲九不得鼓噪,以免影響趙昰睡覺。禱祝完畢,噪聲驟停。天亮之時,人們發現太子樓周圍的蛤蟲九脖子上都出現了一道白圈。從此,太子樓周圍的蛤蟲九隻會發出低沉的咿咿聲,不再發出高亢的喔喔聲。至今,潮汕一帶仍有“太子樓蛤蟲九,會咿不會喔”的俗語流傳。蛤蟲九,就是客家人俗稱的公式裏。

文天祥(1236-1283),江西人。德祐元年(1275)元軍南下,次年,文天祥任右丞相,出使元軍議和,被扣留,後脫逃到溫州。景炎二年(1277),文天祥帶兵攻打江西,收複州縣多處,不久敗退廣東,於景炎三年(1278)十一月進屯潮陽縣,十二月奔赴南嶺。文天祥就是在這時候駐兵五華簾子嶂的。景炎三年,文天祥在廣東海豐的五坡嶺被俘。祥興二年(1279),文天祥被押解見宋朝叛將、元軍元帥張弘範。張弘範要文天祥寫信勸張世傑投降。文天祥寫下《過零丁洋》詩,不肯投降。張弘範無奈,隻得派人從潮陽押送文天祥到北京囚禁。被囚禁期間,文天祥寫下了展現浩然正氣和堅貞節操的不朽詩篇《正氣歌》。文天祥被殺後,人們在他的衣帶上發現了他的絕命書。書雲: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義,惟其義盡,所以仁至。讀聖賢書,所學何事,而今而後,庶幾無悔。”為了紀念慷慨赴死的文天祥,五華民間又將文天祥駐過兵的聞猄嶂稱為忠臣嶺。

《五華縣誌》介紹說,“五華人多膂力、尚勇,負羽從軍者眾。”又說,“文丞相過長樂,一呼而從者數百。”由此可見文天祥在充滿崇武尚勇氣氛的五華民間的號召力。

以上是由文天祥引出的版本“聞猄鳴”。

在五華,還有由宋帝昺引出的版本“黃猄鳴”。將這兩種版本翻譯成口語,就是“聞驚叫”和“王驚叫”(五華口語,黃、王、皇同音,猄、驚同音,稱鳴為叫)。

五華民間傳說,當年宋帝昺南逃時經過五華。由五華縣文化局於1996年編印的《五華民間故事》刊載了《宋帝昺走長樂》一文,講述了趙昺(宋帝昺)的故事。文章說,趙昺從岐嶺入五華,一路南逃,再經橫陂南行。一天,趙昺來到五華縣登佘鄉黃獅村大園嶺,看到這裏四麵高山,地形險要,能攻易守,便決定在這裏建立帝都。緊接著選定黃道吉日,破土動工,建造宮殿。不幾日,正殿草草落成。一天,君臣們正在殿中議政,忽然從遠處傳來怪叫聲,嚇得滿殿君臣驚魂失魄。趙昺命人找當地鄉民詢問,方知是黃猄叫。趙昺一聽,說:“‘王驚叫’,王都驚叫,此地不可久留。”黃、王、皇諧音,指皇帝。於是,趙昺連夜向南邊的海豐方向逃走。《五華文化·龍獅殿》有這樣的敘述:“相傳宋朝末年,即1278年秋,末代皇帝趙昺(又叫宋帝昺),攜大臣文天祥、陸秀夫、張世傑等南逃,被元兵一路追殺,逃到龍獅殿。”

龍獅殿,原名龍獅田,海拔1000多米。《宋帝昺走長樂》一文說,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,趙昺建造的宮殿遺址尚存。因為建過宮殿,大園嶺自宋後被人稱為龍獅殿。

趙昺南逃時經過五華,這隻是民間傳說而已,缺乏史料佐證。《宋史》《中國海洋軼事》和《中國皇帝全傳·趙昺》對趙昺南逃路線均有所表述。綜合資料,趙昺南逃的情形大體是這樣的:

德祐二年(1276)正月,元兵迫臨安(杭州),宋室封趙昰為益王,判福州;封趙昺為廣王,判泉州。德祐二年五月,宋室在福州立年僅8歲的趙昰為主(即端宗),改元景炎;封趙昺為衛王;封張世傑為樞密副使、陸秀夫為簽書樞密院事。此時,宋室料定無法在福建與元軍抗衡,不得不率軍南下,從福建乘船至廣東饒平的紅螺山駐蹕。10多天後,宋室轉移到南澳島。景炎二年(1277)六月趙昰離開南澳抵達陸豐的甲子。十二月間,漂泊在海上的趙昰,因船被颶風損壞而溺水,差一點死掉。景炎三年(1278)三月,趙昰帶病逃至硇洲(在廣東雷州灣外東海島東南海中)。景炎三年四月十五日,趙昰病死;同月二十一日,年僅8歲的趙昺在硇州登基,改元祥興。趙昺登基後,乘船向香港方向逃亡,祥興元年(1278)五月底,又轉移到新會縣的崖門。祥興二年(1279)二月初六,元軍在崖門激戰宋室。陸秀夫見大勢已去,便背著趙昺投海而死。據《宋史》記載,後宮及諸臣、將士從死者眾多,二月初七之後,“浮屍出於海十餘萬人”。

資料顯示,趙昰、趙昺離開福建之後,一直在海上過著逃亡生涯,兩個小皇帝的小朝廷成了海上流亡政府。據《宋史》記載,陸秀夫曾著書,對趙昰、趙昺在海上流亡的史實記得很詳細。他將此書交給禮部侍郎鄧光薦,交代說:“君後死,請傳之。” 鄧光薦死後,這部書的存亡無人知曉。因此,世人對趙昰、趙昺在海上的逃亡生涯知之甚少,很多傳聞出自民間。“趙昺走長樂”一說,就屬這種類型。這個傳說透露出五華老百姓關注國家存亡、民族興衰的信息。也正是由於這種原因,“趙昺走長樂”的故事能在五華民間流傳700多年。我相信,類似文天祥在聞猄嶂聞猄鳴、趙昺在龍獅殿聽黃猄叫這樣的故事還會在五華代代相傳。

電競下注平台-S9全球總決賽勝負競猜|億鼎博-LOL2019全球總決賽預測|S9競猜app-S9滾球競猜|HC電競-英雄聯盟S9預測|u贏電競官網-LOLS9菠菜APP|S9下注app-S9總決賽競猜| |